小白尾巴狼。

吴白x艾情我锁死了,不吃其他。

ad钙奶:关于鹅几。

这是一个小片段放送,深情款款。



吴策对那些同学口中的一代神话啊,什么世界排名的选手都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他从小就能看着这些人,其中的绝大多数还总是借一个莫须有的辈分让他喊叔叔哥哥之类的。别问,问了就是排面。


当然这不包括他对自己的妈妈——大名鼎鼎的Appledog,艾情不崇拜佩服。幼儿园到小学的作文,只要是有关我最敬佩/爱的人之类的相关话题,吴小策同学笔下是永远不变的妈妈,天知道为什么。好歹吴白也是一代本座级人物,在自家儿子眼里是拍不上什么名号的。不过谁也不知道这小孩心中真正的排名是什么,他打小就不爱讲话,也只是在自家母亲面前稍微话多一些,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儿肖父了…吧?


ad钙奶:关于吃醋。

吴白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通俗点就是一个闷葫芦,还是锯嘴那种。当然了该有的气度也不会少,该支持该理解没有差,但怎么说呢,就是理解是理解,在感情上又是另一回事。

就像上一次在美国小男孩因为艾情制定的战术赢了他一局的时候开心地像个小炮弹一样冲下去抱了他女朋友想拦都拦不住(虽然那个时候没有确定关系)吴白也许就记到了现在?不管到底是不是,反正艾情是不知道就对了。

比如现在。

大男孩刚出浴室头发还湿漉漉带着水汽,刘海乖顺贴在额前,就迫不及待向在室内的小女友走去。理所当然地走前凑上去,两额相抵唇齿厮磨吻住,发梢的水珠更过分顺着下颚滑入进软香温玉里,平白无故惹姑娘下意识地缩了缩,吴白还得理不饶人,交错呼吸间攻占城池。代表爱恋欲望的金苹果在引诱人囫囵吞枣下咽,但是他又想再细嚼慢咽去仔细品尝,一点一点拆骨入肚,贴吻纵火。

分开之后更是不得了,男朋友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就盯着你看,小声又义正言辞地带着气音跟你算起了陈年老帐,像极一醋缸子被打翻了。

“就再亲一会…上一次那小子还抱了你…”

艾情还能怎么样,只能允了这实际上蔫儿坏的大尾巴狼的心愿,给亲了个够。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真的记仇到现在呢,还是单纯给自己的行为找个合理的借口。哈,又或者是两者都有吧。

ad钙奶:关于同居。

吴白有自己的房子艾情一直是知道的。其实更确切一点是大部分的电竞选手都会把存款用来购买房子,或者一些专业的理财机构——毕竟稳赚不赔嘛。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吴白一声不吭地把房子原本的黑白冷色调愣是把一半给改成了和艾情家里的格局。更绝的是在艾情说好去给他家里玩的时候,发现这个大男孩早就把她的窝给做好了,能做到还原的就没有一丝不对的地方,甚至还有家庭小影院,和一间放满了游戏的游戏室,和他一起挑选过的PS4,XBOX等等包括但不限于这些。还有两台电脑,其中一台就连键盘和鼠标都是她最常用的那款。

艾情敏锐地发现了男朋友那点隐晦小心思,倒也不点破,只是笑一笑假装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把他逗够了才慢悠悠地说。

“哎呀,这么晚了,小白你家借我留宿一晚好不好呀?”

吴白当然是百分百同意,当然的他也看出来了女朋友一开始的不解只是逗他玩。他挑挑眉不说话,三两步距离一蹴就成低头吻住,一气呵成。

ad钙奶:关于求婚。

吴白X艾情。

艾情是亲眼见证Grunt一笔签下大面额的单手都不带抖的,她大概算一下也抵得上他过去两年奖金总额,一个职业选手巅峰时期也就这么几年,还真是大手笔。更过分的是最后这个戒指还被拿来给艾静求婚之后,她那个高智商双胞胎姐姐愣是拉着她鉴定了一晚上。

拜托,艾情苦着脸和吴白吐槽,虽然自己学的是珠宝鉴定,但是大学那几年学的东西基本都忘光了,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姐姐说:“不错,很棒…”之类赞美的话。谈话将近结束,吴白给她递过一块被切成小块拿牙签棒戳住的苹果,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那你喜欢吗?”

当时的艾情毫不犹豫地回了一声是啊。当然了她这么说也是出自女孩子都爱亮晶晶的珠宝,这个可理解。但任艾情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这番话在几个月后导致了新加坡之旅的变味。世锦赛之后艾情履行约定和吴白来到了新加坡,这个不算得上是两个人缘分真正开始的地方,兜兜转转,也许还能算的上是当初小男孩梦想开始实现的第一步。

吴白踌躇了很久很久,之前早在腹中打好草稿的话鲠在喉间,只言半语吐不出来。艾情倒是有所察觉什么,但她不打算说出来,只是看着。大男孩窘迫地站在女朋友面前,他…还是什么甜言蜜语都说不出口。在心爱之人面前所有的准备都溃不成军,词不达意又笨拙不堪。

于是没有什么浪漫的烛光晚餐,没有艳烈如火的玫瑰,只有干巴巴的一句嫁给我,还有一个价格贵到不行的钻戒。好吧好吧,不善言辞也挺可爱的吧。艾情笑着摇摇头,接过首饰盒认认真真观察了一遍,问他“这估计得花下你这几年大部分的积蓄吧?”男朋友沉默不语点了点头,艾情听了笑得更灿烂,语气还带着调侃回问他“哎?那以后怎么办,我的钱给你花?”

吴白没有什么回答,只是报了一串意味不明的数字,他怀揣不安地把自己的钱夹塞到女朋友的手里,一边抱着她,一边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所有的交付出去。“这是我卡里的余额,而且…我还能赚。”

他是一个骄傲又自负的人,唯独在她面前紧张的像个孩子。少年的感情真挚坦诚热忱,除尝情爱眼里心里满当当都是梦中人,甚至恨不得把一颗心都奉上。对于能和Frigg在一起时至今日还是有一种梦幻的不真实感。艾情其实什么都知道,但是她不说,只用一句话和一个举动就把男朋友心底的不安焦虑等等负面情绪通通赶走。她揪着大男孩的衣角让他弯下身来,轻轻巧巧落下一吻笑道,
“好啊。”

ad钙奶:同居。

吴白X艾情。

吴白的原则对艾情一向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比如早晨他刚醒来,房间的窗帘被拉得死死的,周遭漆黑一片,只有床头柜上的小夜灯还在散发暖色的灯光。吴白用几秒钟时间捋清了思路,被单和房内用品再熟悉不过,平日里的黑白色调却不再。哦,对,这里是他和她的家。

那么问题来了,房子的另一个主人在哪里呢?

上海的秋天气温也足够低。吴白在这样的清晨像头狼巡视领地一样,一点一点不紧不慢地走着。书房,放映室,客房……不厌其烦。最后他在游戏室找到了最最心爱的珍宝。

“早——你醒啦?”

沙发上的艾情听到声响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她抬眸看了看他,估摸着应该是没有看到,于是好心开口“餐桌上给你买了早餐,热热然后吃掉……”吃掉还没说出口,话还没说完,就给抱了个满怀。

吴白看着面前的人缩在沙发上,松松垮垮地批个毯子,也不知道冷不冷。耳机戴了一只,手上拿着平板电脑也不知道是在看视频还是玩小游戏。他花了不到一秒钟思考,然后欣然决定靠近。沙发足够宽敞,他偏偏要和她挤在一块,腿一跨坐上去,还特别顺其自然地把艾情给揽进怀中。

吴白在屋里徘徊的也不算久,但身上总归不像刚出被窝一样暖呼呼的。他垂首理所当然地把下巴垫在了女朋友的肩上,像只大猫一样挨上去了。艾情哭笑不得地偏过头去看看他,然后谁也没有开口。这倒是苦了吴白,他等了一会又一会,谁知道女朋友也真能憋的住气没有说话,于是他低声含糊地说了一声。

“冷。”

后面的话不用说出口,在一起这么久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好吧好吧,她笑了笑,把长毯分出去一半,把平板锁上,头一歪靠上人形暖炉,给予了他应有的回应。

大男孩当然是要在早晨搂着女朋友和她十指相扣,黏黏糊糊一觉睡到自然起。

我是秦宴。

吴白X艾情这对我🔒了,每天给自己一点甜饼补充糖分的cp粉。

我喜书向的AppleDog。

你可以不喜欢艾情,但是你不能去误解,去诋毁她。我喜欢的姑娘是一个时代的引路标,她耀眼璀璨如星,是很多人的电脑桌面,最后和一个还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的就喜欢上她,爱了她很多年的男孩在一起了。

她是Dt从十二岁到现在,乃至未来一直闪耀的那颗明亮的星,是信仰。

无须他人评头论足,我知道她有多好就足够了。

很高兴你可以点开我的主页看到这里,我希望你能喜欢我的文字。

🚫图源自我的师兄,不可取。

ad钙奶:一个想法。

吴白X艾情。

“哎,我在你眼里怎么这么好啊?就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觊觎一样?”

艾情曾经这样问过他。大男孩也不回答,只是闷闷地抱她入怀,把头深埋进姑娘的脖颈,好久才开口。

“……你值得。”